遵义

委员热议中国制造: 打造实体经济生态圈

2018年03月13日来源:第一财经APP行业动态责任编辑:tangshoujiang

“要从原来我们的实体经济发展追求规模、追求收入,转型到现在的讲质量、讲效益。”全国政协委员、招商局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李建红这样说。

“各级政府应该加大力度营造良好的创新生态环境,特别从资金上、政策上,加大对企业技改的扶持力度,保护企业知识产权,提升企业产品附加值,实现良性发展。”全国政协委员、厦门恒兴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柯希平这样建议。

全国两会上,实体经济发展是代表委员们最热衷的话题之一。

3月12日上午,全国政协经济界别36组的18位委员在小组会议上就发展实体经济提出了相关问题和建议。国家发展改革委、中国人民银行以及国家税务总局等三部委的相关代表听取了委员们的意见和建议,并作了现场回应。

打造中国制造业的生态圈

“招商局集团以前的发展理念是规模、质量、效益。2014年我们做了调整,现在是质量、效益、规模,即质量第一、效益优先、规模适度。”李建红表示,他们现在对下属的二级实体经济企业,从原来考核收入、考核规模,已调整到要求稳定资产回报率,要在原有基础上每年有实质性提高。

同时,李建红强调要加强实体经济发展,就要努力做强主业,不断推动实体经济的转型升级。针对目前出现的实体经济同质化竞争、低水平竞争的现象,他表示:“一方面,要对这些同质化竞争的企业进行实质性的资产重组,通过重组来提升核心竞争力;另一方面,要根据产业升级和全球市场竞争的需要来进行高质量发展。”

李建红还谈道,要推动科技创新、管理创新、商业模式创新,要推动产业+互联网、产业+科技,打造制造业的生态圈。与此同时,建立容错机制也相当重要。

“人才是实体经济高质量发展的第一资源,必须不断推进市场化的选人用人机制。”李建红在会上表示。

作为一名民营企业家,柯希平对民营实体经济遇到的问题感受很深,“招人难,负担重,融资难、融资贵等问题还没有得到根本解决,同时,走高的房价和社保税收的负担加大了民营实体经济发展的困难。”

“现在很多一二线城市因为房价高,很多企业都招不到人才,引不进人才。在一二线城市应该加大‘人才房’配套的建设,建设经济适用房和公租房,解决商品房价格高的问题,切实减轻企业的社保负担,推动完善信贷政策,减少企业各种融资成本。”柯希平提出建议。

“现在很多城市的公租房解决了原住民和国有企业员工住房的问题,但是较少将民营实体经济需要招聘的人才纳入考虑范围。”柯希平对第一财经等媒体谈道。

“房价高对人才流失影响非常大,现有的人才都要流失了,更何况新引进的人才呢。”

关于加强对中小企业创新的支持方面,柯希平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现在这是整个环境的问题。例如从技改资金来看,各级政府会向国企倾斜多一些,给民营企业的少,也存在不敢给的情况,“因为地方政府也怕人说闲话,想撇清关系”。

谈到创新时,全国政协委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一鸣建议,按新的体制建设一批新型的研发中心,不按国家体制去管,完全按国际标准去建设,进行国际化招聘,从而在新兴的技术领域建设一批新型的研发机构,倒推体制内的科研机构改革。

关于人才问题,王一鸣表示,现在清华、北大的毕业生大部分都去了金融系统,去制造业、实体经济的很少。他认为,建立一个让毕业生愿意去制造业的激励机制,十分重要。

王一鸣由此提出,现在大学在某种意义上也开始供给过剩,部分大学能否转为职业技术学院,大量培养实体经济需要的技术性人才,而不是一味地大量培养研究性人才。

全国政协委员,哈尔滨电气集团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斯泽夫提出了修改招标法(即《中华人民共和国招标投标法》)的建议。

“现在整个制造业的发展面临一个很大问题,就是低价中标。低价中标在一定时期发挥了很好的作用,也让大家更广泛地更好地去参与世界竞争,但是现在已经暴露出很多问题。由于低价中标压缩了利润,很难在质量上去高度关注和投入,由此带来了很多制造业的产品质量不高,在市场上造成了大的负面影响。”他说。

在企业税负问题上,斯泽夫表示,降所得税、增值税已经势在必行,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已谈到了这个问题,关键是怎么降。“我建议,不同企业应该采取不同方式来降,比如关系到国计民生的一些重大装备制造业,可以采取跟物流企业一样的11%的增值税率,因为这个行业投资大、技术密集高、人才要求也高。”

斯泽夫还提出,随着中国企业走出去,随着中国经济走向世界舞台中心,我们跟西方的经济摩擦不断增多,但是现在所适用的国际法都是西方制订的游戏规则。“在这种情况下,靠一个企业跟西方进行周旋是不够的,希望立法机构能够研究这个问题,用法律支持国内企业更好地走出去。”

减税降负、改善融资结构在路上

国家发改委社会发展司副司长刘宇南表示,委员发言中比较核心的问题是实体经济外部营商环境的问题。为此,在构建更加开放、规范和便利的营商环境上,发展改革部门下一步将按照全国的决策部署,以市场主体的期待和诉求为导向,会同有关部门在三个方面做好工作。

刘宇南谈道,首先,要以简政、减税、减负为重点,进一步优化营商环境。对企业的开办、纳税、施工等审批事项做大幅的精简,进一步清理、取消经营服务性收费,行业协会商业收费等。

其次,要严格依法平等保护各类产权。“政府要严守承诺,要保障不同所有制企业在资质许可、政府采购、科技项目、标准制定等方面的公平待遇。”

第三,要抓紧建立营商环境的评价机制。“抓紧制定相关的评价指标和评价办法,推动各地由争资金、争项目向争创优质的营商环境转变,同时加快建立以信用承诺、信息公示为特点的新型监管机制。”

全国政协委员、央行副行长陈雨露也就委员们提出的有关金融领域的相关问题,做出了回应。

委员们提出,高质量发展需要有一套新的指标体系、核算体系和绩效评价体系。对此,陈雨露表示,金融服务体系需要这样更加科学、清晰的指挥棒。比如,如何根据五大发展理念(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如何结合联合国文明核算体系改革方向来编制创新发展账户、居民独立账户、环境核算账户等。

委员们提出,希望金融更大力度地支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陈雨露表示,如何做得更加深入和科学,央行将进一步加强研究和力度。

对于大家提出的希望多层次资本市场建设取得实质性突破,陈雨露表示,对央行来讲,债券市场过去五年每年发行额的平均增长速度是45.7%。但是直接融资市场的发展,特别是直接股权市场的发展还有很大的空间,也就是优化中国宏观融资结构,还是一个非常急迫又责任很大的任务。“只有这个结构更加合理起来,才能避免或者缓解中国不断出现的宏观债务的周期,更好地支持中国实体经济结构性的优化和发展。”

对于委员们提出的要坚决守护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为实体经济创新红利的全面实现赢得时间,陈雨露表示,从央行的任务来讲,创造一个货币稳定和金融稳定的环境,这是十九大交给央行的一个非常重大的任务。“为了维护住宏观金融稳定这个目标,十九大赋予央行‘货币政策+宏观审慎政策’这样一个新的工具体系来指向这样一个目标。如何贯彻落实是现在我们最紧迫的任务。”

最后,陈雨露表示,大家提出希望通过深化金融体制改革、扩大开放来实现金融业自身的健康性和竞争力的提升,以更好服务实体经济,这是很具有建设性的,这也是央行非常重要的任务。

国家税务总局总会计师王陆进认为,委员们的发言总结起来就是减税降负,这些方面的措施在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中都已提及,关键是如何把这些措施落地,并且在落实中把政策细化。“更重要的是,政策出来后,如何方便及时地让大家享受到位。我们也会在制定具体征管措施方面广泛听取意见。在落实过程中也欢迎大家监督。”

装修接连遇到各种不规范施工,自己又没有办法分辨,真的很吃亏,不如多了解一些施工的注意点,以后操作起...[查看详情]

辨别房产证真假易入误区 机关印签才是依据
购房宝典:给初次买房者的10条建议
分分钟教你如何确定公积金贷款期限
楼市进入增加“有效供给”新时期
  • 意向区域
  • 价格